清平愿

都是过期废话了,对不起

Temperature

/织太/
/发…发烧/
/超短的片段!/

“生病好难受啊……”

太宰的脸颊上洒满了红晕,就像现在窗外沉落的夕阳。浓重的殷红色从球形的光芒散落开来,映照在波光粼粼的海浪上,残留下蛋黄色的细碎液状物。冰凉的指尖在触碰肌肤的一刻仿佛被灼伤,就像火山口咕咚跳动的岩浆泡一样火热。
太宰湿润的发丝拢在耳后,紧紧贴附耳廓。额头顶着一块要凉掉的毛巾块,暖和的被子包裹了他的身体。挨在太宰床边坐着的红发男子扭拧着打湿热水的帕子,轻轻擦拭着他发烫的脸。
“呼呼……织田作,毛巾不热了……”太宰含糊不清地嘟哝着,嘴巴一张一合。
“我知道了。”织田作伸手去撤下了毛巾,冰凉的空气在接触额头的一瞬间,水气也蒸发掉,毛孔微微打开散发出热气。太宰舒服叹出一口气。“我想吃……蟹肉,织田作……”
“我去把罐头里剩下的放进蔬菜粥里,一会儿晚饭的时候吃吧。”织田作的手泡进水里,不一会儿就发了红。
“好……嘿嘿。”

平日里的太宰实在是过于强大,如果不是这次高烧得一塌糊涂,织田作都快要忘记他还是个孩子的事情了。
织田作静静望着那个皱着眉头紧紧闭上眼睛的黑发少年。无数他人鲜血溅洒在衣服上连眼皮也不抖动的人,原来在生病的时候还是会脆弱得动弹不得。
你也很辛苦吧。
织田作这样想。

“很好,降到38.6°了。”织田作满意地看着体温计屏幕的数字,太宰红通通的脸上却是大大写着不开心。
“不想……上班,无聊透顶。”太宰说。
“装病也是瞒不过几天的哦。”织田作回答得很干脆。
“……唔”
“太宰?”
“我……想让织田作多这样照顾我几天嘛。”太宰说了实话。
“生病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太宰。”
“所以,病好了以后也可以给我做蟹肉蔬菜粥的吗?”
原来如此,织田作有些欣慰。这几天的饭菜也是织田作第一次做给太宰吃,意想不到的是他居然会那么喜欢。
“想吃多少都没问题。”
“太好了!!……咳咳!咳!”太宰用力咳嗽着,织田作的手臂支撑着他软绵绵的上半身,轻轻拍打着他的后背。

“想给这样敬业的织田作一个奖励……~”太宰慢慢平复下来,笑盈盈地看着织田作。
“快一点好起来就是奖励了……”
织田作的话语被堵在齿缝,是一个炽热的吻。甜腻的气味充斥在唇齿间,滚烫的余温停留在嘴唇上。
“吃了药以后,我嘴里还有一颗没有泯化掉的柠檬糖。”太宰舔舔嘴角。
“下次不要那么突然了,给我留一点反应的时间。”织田作揉了揉那个人的头发。
“哦?还会有织田作'反应不过来'的事情吗?”太宰没忍住笑。
“真狡猾啊~”




“我说啊,太宰这样不会把病也传染给你吗?”安吾在电话那头说。
“刚刚量了一下,还好吧。”
……
安吾挂掉电话,嘴角的弧度有些上扬。
“37.5度...吗。”

-end-

ps:
看到百度上说38.5度以上和37.5度都是喜欢一个人的温度!然后就稍微脑了一下……






















评论(1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