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愿

都是过期废话了,对不起

深夜的时候我回到家,发现地板上到处散落着他丢弃的衣物,凑近沙发能闻到一股浓浓的酒味。而他正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我踮起脚跨过那一摞堆积的酒瓶子,终于还是踩到一根湿润的烟蒂。黑暗中的一点火光被“啪”地碾碎,细碎的烟草还落在地板上,让点点明亮的火星缓慢吞噬着。
我叹了一口气,脱下身上的大衣披在他的后背,伸手想去抚摸他的脸。
“……你回来了?”他忽然醒了,眯成一条缝的眼睛里只看得见我模糊的倒影。他的声音从喉咙里压出来,低沉地快要听不见。
“我来看看你。”我收回快要碰到他的手,装作若无其事地放在桌子角上。
“你不应该回来吧。”他把头深深埋在臂弯,闷声闷气地说着话。
“……”我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于是我转转脚跟,打算向着往门外走。
也许是意识到了什么,我感觉到身后的人在颤抖,下一秒,他忍耐的情绪就要爆发了。
“别走!!!!!!!!”他嘶哑着的声音刺痛了我的耳膜,他呜咽着害怕得像个失去什么的孩子。

“为什么要……突然回来”他死死抓住我的衣角。

“就连讯息也没有一个……我们还是朋友吗”他擒住我的手臂。

“那些像遗言一样的话,是要怎么样啊……”他一把扯住我衣领。

“为什么......为什么呢……”他狠狠咬住了我的嘴唇,有粘稠的液体迅速从细小的裂缝浸了出来,口腔里全是浓浓的血腥味。

“你明明……”
他的话语已经哽咽到快要窒息,呼吸也变得越来越急促。
泪水大颗大颗地从他脸上滑落,打湿了他内衬的领口。
“你明明已经死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影子霎时凐没在没有月光的地方,太宰也扑了个空重重跪倒在地上。
骨头处传来锥心的疼痛,每一个神经都在爆裂着,划开的皮肤表层透出鲜血。他没有哭泣,而是颤抖着身子发出黏黏糊糊的嘟囔。房间突然变得死寂,仿佛刚才的躁动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为什么会看到啊……”
他在气息间吞吐着我的名字,喉咙里哽咽着昨天死去的,我的名字。
织田作昨天死去了。
我是今天的灵魂。

评论(1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