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让吃咖喱

我永远喜欢织田作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面全是咖喱!这个字好难排版的!

活九九,织堀每天来一口。

腿个织织
水彩复键'司败'...xxx
下次画另一边宰(吧

旧友,你的光在我生命里转瞬即逝,脑海里涌现的过往掠起一片海鸥轻盈飘渺在天空飞翔。
我失了步子坠入深海,白花花的雪在海面上炸裂碎掉。耳膜处咕咚咚作响的泡泡飘到我的视线范围上去了,肺部被重物碾压叫人窒息。我便是那失了重心悬浮的影子。
你透过折射进海平面的光束,可以发现我的面容让水纹扭曲成了另一个人的模样。

其实我只是来教英文单词怎么写的(?!
cavalier是骑士,prince是王子

本来之前和酒酒想的是王冠都戴不稳还拖着长长的袍子到处跑的小王子宰,和年龄稍长努力持着很重的盾牌不停跟着小王子保护他不从树上掉下来织……
很想写,先混混水画画吧嗯——

深夜的时候我回到家,发现地板上到处散落着他丢弃的衣物,凑近沙发能闻到一股浓浓的酒味。而他正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我踮起脚跨过那一摞堆积的酒瓶子,终于还是踩到一根湿润的烟蒂。黑暗中的一点火光被“啪”地碾碎,细碎的烟草还落在地板上,让点点明亮的火星缓慢吞噬着。
我叹了一口气,脱下身上的大衣披在他的后背,伸手想去抚摸他的脸。
“……你回来了?”他忽然醒了,眯成一条缝的眼睛里只看得见我模糊的倒影。他的声音从喉咙里压出来,低沉地快要听不见。
“我来看看你。”我收回快要碰到他的手,装作若无其事地放在桌子角上。
“你不应该回来吧。”他把头深深埋在臂弯,闷声闷气地说着话。
“……”我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于是我转转脚跟,打算向着往门外走。
也许是意识到了什么,我感觉到身后的人在颤抖,下一秒,他忍耐的情绪就要爆发了。
“别走!!!!!!!!”他嘶哑着的声音刺痛了我的耳膜,他呜咽着害怕得像个失去什么的孩子。

“为什么要……突然回来”他死死抓住我的衣角。

“就连讯息也没有一个……我们还是朋友吗”他擒住我的手臂。

“那些像遗言一样的话,是要怎么样啊……”他一把扯住我衣领。

“为什么......为什么呢……”他狠狠咬住了我的嘴唇,有粘稠的液体迅速从细小的裂缝浸了出来,口腔里全是浓浓的血腥味。

“你明明……”
他的话语已经哽咽到快要窒息,呼吸也变得越来越急促。
泪水大颗大颗地从他脸上滑落,打湿了他内衬的领口。
“你明明已经死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影子霎时凐没在没有月光的地方,太宰也扑了个空重重跪倒在地上。
骨头处传来锥心的疼痛,每一个神经都在爆裂着,划开的皮肤表层透出鲜血。他没有哭泣,而是颤抖着身子发出黏黏糊糊的嘟囔。房间突然变得死寂,仿佛刚才的躁动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为什么会看到啊……”
他在气息间吞吐着我的名字,喉咙里哽咽着昨天死去的,我的名字。
织田作昨天死去了。
我是今天的灵魂。

大家都辛苦啦!

Argon泠:

  【文豪野犬搞事小分队应援视频列表】(此文一部分来自猫老师的评论区)

注:如果想观看全部视频,请如图搜索【文豪野犬搞事小分队】即可!

米娜桑晚好(说不定不是晚上hhh),首先,真的很荣幸能为各位大佬制作视频封面qwq,虽然很渣,但是我已经……用最快(慢)的速度在规定时间内肝掉了x(谁让你又渣又死鱼)大家整齐一致的封面一块出现在应援区霸屏简直帅呆了,接下来是其他搞事小伙伴的视频,都敲棒的!!!
【文豪野犬】太宰治的狗带之歌:av12412702
【文豪野犬】我也曾想一了百了:av12412605
【文豪野犬/剧情向】全员:av12414069
【文豪野犬/国木田中心】直面毫无阴霾的理想,向前:av12408202
【文豪野犬/江户川乱步】迷宫解读游戏:av12395018
【文豪野犬/森红】隔世信:av12369761
【文豪野犬/织太】Listen to your heart:av12411284
【文豪野犬/新旧双黑】危情夜色:av12406940
【文豪野犬/全员】-命悬一线:av12405993
【文豪野犬/国太】海绵宝宝:av12404423
【文豪野犬/燃向】武侦港黑:av12411916
【文豪野犬/萌向】请问你掉的是哪只小可爱:av12406477
另外再安利铃酱@工藤新铃的应援
【文豪野犬/全员应援】文野第二季,你准备好了吗?:av12409863,很帅气又很脑洞的一个全员应援!

以及下面是两则视频封面解释,原图都在那边哦:

http://kurobarei.lofter.com/post/1e55b613_10aad53d

http://kurobarei.lofter.com/post/1e55b613_10aad564


最后,小姐姐们一起殉情嘛?一起为野犬干杯吧!另外!!!号外!!!欢迎加入群魔乱舞的卖安利文野投票咸鱼搞事躺尸群:238201496~


回家了xd
日常画完后知后觉好像有些地方很奇怪(1/1)
本来想好好画织织的
下次再说(buni

考完涂一个宰、ummm
旁边的标题是最近要开的一个织太坑
大噶就是这样了x

我想要两颗西柚【太宰生贺】

贺文
#乱取的名字
#ooc注意!ooc注意!
#一天之内的贺文/我的肝要爆炸了
#双角度
#织太糖/无刀请放心食用
#祝食用愉快!

———————————————————
》》》》》》》》》》》》》》
织田作日记
xxxx年 6月12日
“最近的天气有些阴晴不定,也许是春天没来得及走掉。”
》》》》》》》》》》》》》》


日历上的数字随着时间每向前走一步便被划掉一格的频率消失着,今天的日子也将被我用记号笔光滑的油墨表面轻轻擦去痕迹。扣上笔盖,在听到清脆的“啪嚓”声音同时,我的眼神故作不经意地瞟向了那个用大红马克圈出完美弧度圆形的——重点被圈注的小小的、方方正正的小格子。
我不是完美主义者,按说计算时间不是我的习惯。但是六月份是不同的。
因为那一天——
是最重要人的生日。


》》》》》》》》》》》》》》
“虽然有些奇怪,但这应该是好天气的过渡期吧。
就稍微有些期待了。”
》》》》》》》》》》》》》》

———————————————————
>时间 xxxx年6月14日 3:17pm.
>Mafia旗下·餐厅内

“真想去那家酒馆啊——”
我和织田作不约而同发出一声感叹。现在我们正面对面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桌子旁,相对于不远处灯火酒绿的环境,墙角真的是太安静了。
这是最近Mafia新管辖的酒吧,人气很旺,但不得不说室内灯光太过刺眼,我的视线受到影响而一些晕眩和延迟。我很想念小酒馆里昏暗的橘色暖光,还有那不知何处飘来的、大提琴弦那在温柔绵长摩擦下浅吟的叹息。
这里算什么啊。
酒馆的老板因为自己的私人原因暂时休了业,昨天晚上他已经用很抱歉的语调对着我们解释了一番。即便如此,今天依旧不甘心地再一次拐进小巷子里。不过完全没有出乎意料,外头挂着的招牌并没有闪着熟悉的霓虹灯,门也关得死死的。
“好想喝洗洁精。”我抗议道。
“太宰......”织田作无可奈何地看了我一眼,像一个面对调皮孩子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大人。
“安吾可是好好跟你说过要对我进行适当的吐槽啊,不过织田作似乎完全领悟不到这一点的精髓和时机呢?”我笑眯眯地望着他。
“也许吧,因为我觉得无论说什么你都有可以充分反驳我的分析说明,那还不如不说。”织田作没有否认地耸耸肩,低头去摇晃他古典杯里残余的酒液。
“那也就是说我可以乱来了吗——!!!”
“哦,这个当然不可以。”
这句话倒是很干脆。

最近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扯了许多遍了,连织田作每天的任务都被我套问了出来。我不下十次提出要和织田作换份工作,因为被炸弹炸飞的死法真的很有趣。
“这种工作说什么也不可能让你来做。要是敌人随随便便就把Mafia的'干部'炸飞了,这种新闻可一点都不好。”
他每次都是那么说的。

织田作的说话方式一直都很认真细紧,导致有些人认为他严肃死板。但是织田作绝对不是一个无趣的人,甚至...还有些可怕。

因为职位是最下级成员的原因,干的事情不过是打打杂,被随意使唤而已。就连我的部下也产生了“这是一个没用的男人”“为什么会进入黑手党啊,真是可笑”的错觉。
可笑的是他们吧。
想到这里,我稍微抬头去看了对面的人一眼。如果稍微用心一点的话就能发现织田作修长手指的节骨眼上厚厚的茧,手背上也有淡淡的疤痕——
那是一个曾经杀手的证明。

讽刺织田作的人,是没有感受过那冰冷的刀刃从黑暗中突袭将咽喉轻轻刺穿的疼痛;也没有感受过被狙击枪上灼热的红色信号标中的无处不在的恐惧。如果我想在下一秒杀死他,在拔枪出来之前就会被他撂倒。
不止是我,算上这个酒馆内的所有人,在之前就会倒下一大部分。
织田作在自由杀手的那段时间的残忍的手法,可是连我听了也会紧张不已的。
所以那些人真的是有够不识相的。
我在心里默默鄙视了他们一下。
不过现在他变得几乎没有一丝威胁性了,安心于在底层打杂,还很有闲情雅致地收养了一批孤儿来照顾。
「不杀人的 黑手党」

让织田作就此放下杀戮而改变的具体原因就算是我也不清楚,不过他既然这么选择了便自有他的道理,我也没必要去干涉什么。
而且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对他越来越感兴趣了呢。


“太宰,有人在朝我们这边看。”织田作稍微弯曲了一下手指,眼神向我示意了一下。
“所以我才不想在酒馆以外的地方啊...始终是会被一些杂鱼看到的。”我怂怂肩。
对于一些胆子大的敌对组织来讲,做掉一个Mafia的干部就能给Mafia带来巨大的重创,所以观察我们去向的眼线也无时无刻存在着城市的各个角落。从进门那一刻开始我就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火热视线,想必他们已经在这家在酒吧等待时机很久了吧,那今天可真是他们的幸运日。
可惜今天我没有什么兴致,不想和他们纠缠上更多什么麻烦。
织田作看我毫无不在意的样子,轻轻叹了一口气。不是为我一副不在意自己的安危叹气,而是对打扰我们休息杂鱼的无法言语。

他们当Mafia是什么二流组织了,这么容易就会被轻易抓住了吗?
我猜他是这么想的。

织田作站起身,稍微整理了一下褶皱的风衣,绕过桌子的同时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把我的大衣往头上遮了一遮,借着攒动的人的掩护,迅速离开了他们的视野范围之内,接着往左一拐,向着一条看似封闭实际上是秘密的巷子里快速走着。
杂鱼们显然是没有跟上织田作的速度,等到他们追到门口的时候才发现跟丢了人,我能想象到他们气急败坏的样子,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你在笑什么?”织田作把隐蔽我身形的黑色大衣取下,肩膀处依旧留有他灼热的温度。
“没什么啊,就觉得有一些开心。”
织田作非常疑惑地望着我。啊啊,和这个反应迟钝的男人真是讲不清楚,只希望他刚刚没有听见我的心跳声。

就在...就在刚刚他带着我离开酒吧的时候,他下意识把我拉进了他的怀抱里。我清楚贴切感受到了他上升的体温,还有淡淡的烟草气味————
是令人安心的织田作的味道。

「扑嗵、扑嗵」


敌人要是知道我的兴趣不在他们身上,会怎么想呢?


》》》》》》》》》》》》》》
太宰治日记
xxxx年6月14日
“被织田作抱在怀里了!
那就勉强和那些人道一声谢吧?
还有一件令人真的非常在意的事情!

•织田作的烟到底是什么牌子?
(很好闻)

(有必要做一个认真的调查分析(重点)”
------------------
织田作日记
xxxx年6月14日
“出门的时候忍不住点了一根烟,不知道太宰会不会讨厌那种气味。
把他抱在怀里了。
应当说还要感谢一下今天的那些人,那么在这里谢谢你们(鞠躬)

•到底要准备什么?
(有必要做一个认真的调查分析(重点)”
》》》》》》》》》》》》》》


———————————————————
>xxxx年6月16日
>太宰治家中

被太宰邀请了。
昨天晚上分开的时候他和我预告了明天将会有一顿丰盛的大餐,回想起那个缠着绷带的孩子头兴致勃勃的神情,一时间我忘了和安吾尝试他特制的黑暗料理的阴影。我仅仅把希望寄托在这次的盐不会一把撒在干瘪的土豆丝上。还有不要放沙拉酱。
……
“请品尝——这是之前和你说过的'酱油浇汁硬、豆、腐'哦~”
太宰依旧是摆出了标志性的微笑。
——就像不小心掉进洗衣机被脱水得厉害的豆腐干,皱巴巴得让人想起衣服被卷进门内留下的无法熨烫好的样子。
我皱着眉头看着面前那盘我已经尽力去形容的东西。
闻起来......是豆腐的味道没错。
确定五秒以后没有突然晕倒或者抽搐的画面,我放心地用筷子夹起一片蘸了蘸酱油,在太宰满怀期待的注视下放进了嘴里。

“嘎嘣”
……牙齿好疼。
很像自己牙齿碎裂的声音。
哦对了,我记得太宰说过这个可以用来敲钉子的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织田作真的是个笨蛋呢,怎么看这都是我用来试验的东西......吧......哎....?”
接下来我没有让太宰继续笑下去,因为我很想看看那个孩子的恶作剧不起作用时候他难得的惊讶表情。
虽然这个实在是坚硬过头了,但是幸好刚刚在酱油里蘸得比较久,于是我尝试磨蹭牙齿,将豆腐细细碾碎着吃了下去。
“的确味道很不错,但还是很想试试成品更好的体验。”
这个是大实话,硬豆腐尝起来是豆香和酱油香混合起来的微微苦味。
就像我对他的......
“没想到被织田作打败了!”太宰的声音里多了一些懊恼。
很可爱,他现在的表情。
突然觉得刚刚的逞强真是太正确了。

接下来正常的午餐,是太宰比较拿手的蛋包饭。我对着那个浇在蛋皮上上的爱心形状笑了笑,很恶趣味啊,这个。
“我开动了——”
在满满一勺蛋包饭被喂进嘴里的一瞬间,我的味蕾发出了迟到的严重警告——
这是连「天衣无缝」都没办法提前预警的。

一大把盐。
很大一把盐。
比以前的都多。

“嗯......”我现在的表情一定是太宰很想看到的,因为他已经笑趴在了桌子上。
“噗哈哈....哈哈哈哈....织田作....真的是太好玩了.....哈哈哈哈.....”
太宰不停颤抖着,眼泪都被笑出来了。
“哈哈哈哈......哈啊.....你换我这一盘吧....刚刚真是不好意思,沉浸在胜利喜悦中的织田作啊,没想到还有这一招吧?”太宰递过来一杯水,脸上清楚写着“这个没毒”。
“谢谢了.....”
如果眼前的是另外一个人,我恐怕已经把杯子扔在他头上了。
可惜他是太宰。
“可能就和安吾说的一样,我应该适当制止你的行为。”由于实在是肚饿,我原谅了刚才太宰的行为,也接受了他推来的、被吃过了一口的蛋包饭。
“织田作——”太宰突然拉长声音这样叫住我。
“嗯...?”同时我已经一口咬住了勺子,从舌间传来熟悉的番茄酱的酸甜和蛋液与米香交融的滋味。
吃到这么正常的东西真不容易。我心想。
“刚刚...”太宰慢悠悠地说。

“算是间接接吻了吧?”

嗯?我有些没有缓过神来。
刚刚太宰说了「间接接吻」四个字吧。
难道......

“啊,抱歉...你有这方面的洁癖吗?”
我脱口而出。
太宰的表情有些许的生无可恋。
“织田作...啊啊...好傻怎么办...”太宰托着脑袋自言自语着。他可能是在为我才知道他有“洁癖”的事情感到非常头疼吧?
我正想再次认真着道歉,话语却因为突然看到的画面堵在了喉咙里——
太宰突然站起来,弯着腰将双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腰间跨过窄窄的桌子,我看到太宰的脸在我的眸子里不断放大、放大,最后我感觉到我的嘴唇有些冰凉的,柔软的东西贴了上来。

中午的气温有些偏高,就算是室内也不例外。也许是受到温度的影响,我的脑袋在画面放过后的一瞬间彻底没有运转过来。
画面结束了,我没有动。
太宰站起身,弯着身子过来吻住了我。
唇间最真实的触感蔓延到了心脏,我听见自己的心跳——

「扑嗵、扑嗵」



可是我轻轻推开了他。
“这样...不行...”
太宰瞪大了眼睛。

“为什么?”
“不为什么...”
“因为织田作喜欢女孩子?”
“我只是觉得……”
“我知道你看到画面了,为什么不躲开?”
“我没有反应过来……”
“你迟疑了,织田作。”
太宰说。
“喜欢我的吧,所以说无法回避开。”
“等一下…”
“我很难过,织田作。你对我撒谎了。”
太宰转过身,没有让我看到他的表情。他直接走到玄关处,打开门走了出去。

“笨蛋……”
门外的那个人靠在栏杆上,眼神里是说不尽的落寞。

》》》》》》》》》》》》》》
织田作日记
xxxx年6月16日
“太宰在那一瞬间突然吻过来了。很遗憾的是,我推开了他。
为什么呢...
我明明是喜欢他的吧。

•要送什么生日礼物”
》》》》》》》》》》》》》》
太宰治日记
xxxx年6月16日

“笨蛋
明明就很喜欢。”
》》》》》》》》》》》》》》

———————————————————
第二天,我没有看见太宰。
酒馆里,家里,仓库里,河里,都没有。
像在故意躲着我一样。
———————————————————

》》》》》》》》》》》》》》
织田作日记
xxxx年6月17日
“今天没有找到太宰,是不是那个时候我不应该这么做…至于为什么要推开他…
可能是从心里觉得他还只是一个孩子吧。
可是...
他好像被我伤害到了。

•生日是明天/礼物:未定”
》》》》》》》》》》》》》》


———————————————————
>xxxx年6月18日
日历上的数字已经被要追到了红色圈圈的格子上。
我已经整整找了他两天的时间。电话,短信更是没有任何动静。
安吾一直在外面出差,我也不可能告诉他发生在我们两个之间的事情。
今天我依旧是早早起了床,寻觅任何他可能的踪迹。
我可能想到的地方都已经找遍了。

但是没有他任何一点的影子。
一点气息也没有。

不管怎么样,有些事情我都想当面和他说清楚。

我不接受你仅是因为你还只是一个孩子。
我没有因为你的举动而诧异。
我很抱歉伤害到了你。

对不起,其实我喜欢你。

……


时间从我的叹息和忧愁中消逝了。
不知不觉,清晨和中午的阳光在我奔波往返的途中从山顶缓缓掉落,美丽无穷的黄昏逐渐退去到遥远的天边,这是夜晚来临前的模样。最后残留的,是落下了一地的碎金。
走在街上的我的影子不断被拉长,就像在拉扯着我万番纠结的心。

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慌张。
我需要时间去和他解释。
可是他不见了。
那么现在的我,应该怎么办。
我祈愿着。

神明能听见到吗?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见了从后方巷子里不可能听错的、熟悉的低低呻吟。
我猛地转过头去,只看见一个黑衣少年正在痛苦无力地挣扎,好像是被人捂住了嘴巴,他支支吾吾地模糊了话语。渐渐的,被好几个壮年男子拖进巷子深处,消失在了我的视野里——




“太宰!!!!!!!!!!!!!!!!!!!!!!!!!!!!!!!!!!!!!!!!!!!!!!!!!”




我用最快的速度拐进后方的巷子里,快速扫视了周围的五个人——

我看到了画面——

左边的两个人率先拔出枪来击中了我的肩膀,右边的壮汉举起旁边的垃圾桶向我的头砸去,身后一个敏捷的小个子从上面跳出来割破了我的喉咙。

画面消失了。
于是我狠狠地把刚刚在路边捡到的钢管向左边扔去,打落了他的手枪。顺势我将他踢到旁边的人身上,另一个人因为重心不稳而把子弹射偏在了壮汉身上,垃圾桶朝着一边偏了过去。我突然弯下腰朝飞窜过来的小个子的肩膀开了一枪,他似乎是非常惊讶,因为中弹,手中的刀刃也掉落在地上。
我捡起那柄刀刃朝着绑着太宰的男人大腿部位刺过去,用手枪精准击中了他用刀子架在太宰脖子上的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五个人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因为太吵,我又给一人补了一枪。

“再敢叫一声试试看??!”

失去支撑的太宰也摇摇晃晃地也倒了下去。
“太宰!!!!!”
我冲过去稳稳地搀扶住他,仔细观察着他的伤势,幸好没有什么大问题,我面无表情地盯了一眼旁边倒在地上鲜血直流的人的模样,正是前几天酒吧内的小杂鱼。
可恶。
“织....织田作....?”太宰的脸有些惨白,可能是被喷了什么催眠的药物让他无力反抗。
“我在。”我的笑有些苦涩。
“让你受委屈了...我这就带你回家。”

夜幕降临。
我把一杯牛奶递给窝在床上的的太宰。虽然他的脸色看起来依旧不太好,但是神志相较于刚才来讲已经很清晰了。
“……谢谢。”太宰默默接过热牛奶,双手握住杯身,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我的喉咙动了一动,近在嘴边的“为什么躲着我”话语传到空气里变成了:
“你怎么被偷袭了?”
太宰不乐意地瘪了瘪嘴:“我只注意到了前面的路,那个人就很自然地从我身边擦肩而过,立马就给我喷了那个难闻气味的喷雾……我没有力气了,然后就被拖走了。”
“走路怎么这么不小心。”我心里一紧。
“因为当时我无意中看到织田作走在我前面啊,所以只关注到前面去了。”太宰把脸别了过去。
原来下午那会儿他一直悄悄跟在我的后面啊,只是因为他用那巧妙的隐蔽技术让我没有发觉到罢了。
“幸好我听见了你的声音,不然到时候谁去救你。”我突然觉得有些欣慰,暗自感谢着神明。

“我知道你随时都能来救我的……”
太宰忽然放低了声音。
“所以我并不害怕。”

看着他落寞着的样子,那双令人深陷于其中的眸子有点点星光。
我稍微失了失神。

“噗......”我忍不住笑出来。
“一点都不好笑!”太宰气恼地拍了拍腿。“要不是当时织田作把我推开了,我也不会玩躲猫猫,也不会被偷袭了。”
说到这里,太宰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
“那个时候的事情,我想明白了,希望织田作就当什么也没————”

太宰接下来的话被我用吻堵了回去,我闭上眼睛,轻轻吮吸着他唇齿之间的味道。
“唔......!?”
轮到太宰愣住了。
“织田作..….?”
“你不用想明白,该说清楚的人是我。”
我轻笑着捧住他的脸。

“我觉得你是一个孩子,我不应该对你有任何其他的想法。”
“所以我当时为了不想伤害你而伤害到了你。”
“可是今天看到你那么脆弱,那么无助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应该一直陪在你的身边才对。”
“要保护好你。”


“因为我喜欢你,太宰。”
我认真地凝视着他。


太宰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眼眶迅速红了起来,用小孩子委屈的声音开始呜咽道:
“你不知道这几天我有多想你...”
“我很喜欢看到你为了找到我而手足无措的样子...可是我怕你找到我是为了把我推得更远...”
“昏迷前我唯一怕的是最后一面见到的不是你...”
“织田作大笨蛋大笨蛋大笨蛋怎么不早点说啊啊啊啊!!!”
他趴在我的怀里,紧紧拽住我手臂的衬衣,埋头哭泣。
“对不起啊。”我用尽可能温柔的声音在他耳边低喃着。“让你难过了。”
“怎么可能轻易原谅你...或者把刚刚说的话再跟我说一次。”
太宰抹去眼泪,抬起头用红肿的眼睛看着我。

“再说一次。”
“我喜欢你。”
“加上名字。”
“我喜欢你,太宰。”
“再说一次。”

我的嘴角上扬,用清晰的声音向他诉说着:
“我喜欢你,太宰。”
“还有,祝你生日快乐。”


他开心地笑了起来。
像个孩子一样。


———————————————————
》》》》》》》》》》》》》》
太宰治日记
xxxx年6月19日
“织田作令人安心的气味游走在我身体的各个角落,我的鼻子里,嘴唇里,耳朵里都是他的味道。
还有在夜幕遮掩下...…
一些无法写出来的事情。(笑)

•所以说,织田作的烟到底是什么牌子?”
》》》》》》》》》》》》》》
织田作日记
xxxx年6月19日
“生日礼物还是没有买到,不过…
如果我也算的话。”
》》》》》》》》》》》》》》

————————end————————